相关文章

浙江磁性材料产业面临的形势和任务

一,国际面临险恶的发展环境

这要从两个层面上来讲,一是政治上是险恶。二是经济上疲软。

政治上险恶的主要表现在:工业化国家、经济大国和周边国家对中国有好的不多,拆台的也不少。各种原因是怕中国崛起,因此,想方设法,制造矛盾、冲突和摩擦,阻挠中国崛起。比如说:我国东南沿海耳钉岛屿争执,印度的领土之争,西方发达国家的高技术限制,欧美国家的贸易技术壁垒和专利摩擦。

据世界银行统计显示,中国今年可能超过美国成美全球最大的经济体,使中国经济在2005年奖金美国的一半,到2011年GOP为美国的87%,直到现在超越,现实了三大跨越。对于这个统计,我过还是保持保守态度的。但是,必须承认这一点,正如一位著名经济学家所说,我国每年的出口产品大都是粗加工产品,低附加值产品,高技术产品还是凤毛麟角。1840年:“鸦片战争”时期,我国经济贸易比英国大多了,也是世界第一,单我们有的是手工艺品、农副产品,而英国是钢铁和机器,我们第一经济体同样受到强烈的欺凌。即使现在,我们生产西方国家淘汰的产品,但是在出口过程中,不断受到西方国家的“围剿”。据国家商务部统计,2013年中国贸易摩擦占世界的40%,其中在这40%中,浙江省涉案占60%以上。这里就包括我们钕铁硼的案件有4起,7家企业受到美国337调查,宁波的金鸡、安徽的大地熊等。之所以我们的产品频受制裁,因为现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贸易技术壁垒的出发点、落脚点发生了变化,政治意图加强了,主要是遏制,加强对世界的控制,遏制中国崛起。所以,他利用知识产权来棒杀你的产品、你的市场、你的经济。美国引导的所谓公平竞争,十分有攻击性和欺骗性。我们饱受他们诟病的人民币汇率问题,“337”调查、知识产权、网络攻击、钓鱼执法等问题,都是他们采取的一个个手段和方式。总之,我们发展环境险恶,障碍多多。

经济疲软主要表现在:欧美发达国家经济起色不大,消费低迷,失业率高,致使我国出口市场的疲软。出口市场疲软,既有世界经济整个不景气的因素,也有欧美发达国家贸易保护明哲保身的因素。比如美国实施经济增长计划,重拾制造业,解决就业问题,这就对我国产品的出口。因此,从近的期间来看国际经济疲软的现象,很难有较大的改观。这是我们从国际政经两个形势得出的基本判断。

二,国内面临可持续发展瓶颈

我国目前正步入改革的深水区,各方利益博弈,各种矛盾纠缠,而其中最为突出的是,粗放型发展和集约型增长的矛盾,也就是面临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。

过去30年造就了中国奇迹,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但还是明显残存旧体制的遗产。我们现在半市场、半统治的体系,虽然造就了经济奇迹但这是不可持续的。所以,必须进行改革,推进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法制化、民主化的政治改革。

目前,我国面临最大的二个问题,一个是粗放型发展的问题,必须转型,不能回避。从哪里转到哪里?原来苏联经济学家提出来的,就是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型,现在有不同说法,比如:从低附加值转向高附加值,从生产加工型转向科技研发型等等。用公式表达就是:

第二个是体制的问题。体制问题,就是在市场经济活动中不是由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作用,而是政府主导市场的资源配置,比如说:土地、资金、银行等等,从而为政府成权力寻租,形成腐败现象。从1999年“九五“计划以来,我国就提出经济转型,但10多年过去了,进展十分缓慢,还是一味采取粗放型生产方式,追求粗放型增长,以牺牲大量的资源和环境代价。据统计浙江2000至2003这4年中,GDP增长57%,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了150%,我们的增长完全是靠投资拉动的。我们提供世界89%的煤,75%稀土,而且还要受到发达国家的指责,我们大米40%以上含有镉、铅等元素,我们的地下水较差或者极差的占了55.6%还有普遍存在的PM2.5的空气污染,这些涉及到国计民生的基本生活要素,都受到严重污染,更何况其它的生活品,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粗放型经济所造成的。

所以,就我们产业来说,当下正面临着改革的不确定性,增长的粗放性、环境和资源的压迫性,还有劳动力的紧缺性,总结起来,就是我们正面临可持续发展的瓶颈。

三、产业本身面临转型升级的困惑

浙江是磁性材料产业大省,永磁铁氧体、稀土永磁、软磁分别占全国50%、45%和40%以上的产能。同事,也是衫钴和铝镍钴的主要生产地。全省拥有磁性材料生产企业400多家,其中永磁铁氧体企业140多家,稀土永磁企业200多家软磁生产企业近100家,企业主要分布在东阳、宁波、海宁、杭州、安吉等地,具有明显的产业块状特征。比如,东阳的永磁铁氧体、宁波的稀土磁体和海宁的软磁体。2013年,全省磁性材料产值约400亿元,年产永磁铁氧体25万吨,稀土磁体4万吨左右,年产软磁13万吨。从技术层次来看,浙江地区生产的磁铁品质和性能普遍较高,比如说东磁的铁氧体已经做到Y35-12系列,与日本TDK公司并驾齐驱,而且其9系列的产品已经十分成熟,成为企业利润的主导产品。还有通天软磁大多数于国家军工配套,宁波的稀土永磁做到N55.一般来说,电机用的磁体,是性能最高的磁体。我们的磁瓦60%用于汽车电机,20%用于马达;还有高性能稀土永磁用于电脑、通讯等设备,软磁应用于高端微波炉领域等等。所以,概括地说,浙江的磁性材料呈现高、中。低共存,多品种发展,错位化竞争的良性格局。

当然,在这样一个看似阳光的产业,同样也存在着不小的困惑,特别在当前产业面临转型升级的环境下,在当前经济疲软的形势下,企业面临不小的困难和困惑。

今年1-5月,我走访了东阳、安吉、海宁、宁波等地区的磁性企业。总体印象是,磁性材料行业内部结构正悄然变化。产业呈现“两极分化”走势,产业重组、重新洗牌的征兆已经显现。不管是永磁铁氧体,稀土永磁体和软磁体、衫钴磁体、铝镍钴、塑磁等等,都处于在这样一个共同趋势当中。这种“两极分化”的主要特征,就是强者更强,弱者更弱。而且去年以来,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打环境,促使和加剧了行业优劣两极的加速形成。主要表现在:

1、市场销路呈“冰火两重天”

至今年5月份,企业延续去年的低迷,磁性材料销售市场有喜有忧。生产的高端磁体、瓦形磁体、异形和特种磁体,以及电机、汽车、电子等应用类磁体销售火爆,市场良好。企业基本上保持了满负荷生产。这些企业大致占全行业的1/3.而生产的中低端磁体,大路货、同质化磁体,消费类磁体市场严重萎缩,企业生产部正常,产品库存严重。这些企业大约占行业的2/3左右。由于产品销路不畅,企业生产难以为继,仅东阳而言,已有7-8家企业已经关门或歇业。(如:横店电子工业园区的华丰磁材,伯坚强磁,李宅工业区的新发磁钢等)。此外,还有较大一批企业(大约有30来家)在勉强维持磁性材料间歇的同时,转入红木家具行业,脚踏“两只船”具有转行的苗头。

2、产品市场价格差异很大,剪刀差明显

就永磁铁氧体而言,高端Y35-9系列产品吨位价为4-5万元仅有东磁生产。较为高端的Y35-6系列产品吨位价2-3万元,只有3-4家企业能生产。而绝大数企业和产品吨位大,但吨位价在1万元以内,生产同质,低端产品,形成产业内部的激烈竞争。这些企业的生存发展,就依靠产品的质量、管理和客户的信任了。

3、生产工艺、设备和技术差距拉大,产能和效率差明显

2012年东阳强力推进的环保窑炉改造,对全市磁性行业结构、工艺结构改革起到了潜移默化地积极作用,其根本着力点在于,消除和更新了企业长期以来抱着传统生产的思想,激发了企业业主创新热情和对新技术,新设备的向往。窑炉改造技术适应了环保要求,颠覆了手工烧结工艺,改变了4孔小窑炉生产,企业全部采用了8孔或6孔窑炉生产,生产规模徒增近1倍。少结规模的增加,倒逼企业其他工序的匹配跟进,因而增添和更新工艺设备,推进工艺自动化作为首先试点工序,得到了肯定,去年已有3家企业全面推开,6家企业部分推开,7家企业正式在试点,而面上企业大都已有跟进意向。这些企业生产技术水平的提升,加大了小微企业的生产技术差距,企业形象,技术、产能、质量、管理等全方位的差距也显示出来了,导致部分客户流失、员工流失、企业信心消失。我们在调研中看到,往往是在这些小微企业,转入红木行业的较多。

4、磁性行业“缺工”困扰较重

从我们走访的许多企业来看,缺工的问题也是企业之困,特别是那些小微企业来说,更是困上加困。今年的“缺工”与往年业务饱满时期的缺工有着本质的区别。今年缺工的特征是业务清淡,用工不足。看来这是一对矛盾,但这既是矛盾体,又是统一体。为什么?往年业务好的时候缺工,只要增加工资就能解决,用工成本容易被消化;而现在看起来都缺工,但真招工又有所忌惮,真怕人来了没活干,养在那儿。不招嘛,有的业务又来不及做,企业也缩手缩脚,进退两难,很难拿捏把握。

再者,现在的用工主力是80后或90后,他们大多经历过高等教育,就业定位都以白领为主。而对下基层,当蓝领认为屈尊了。再加上这些年青人生活压力不大,父辈的勤奋,为他们打下了经济基础,有房有地,而且本地也有工厂,不太需要千里迢迢外出打工了、所以,他们在选择上更追求精神丰富、安全安逸、运用知识、报酬要好的工作和生活。行业缺工现象同时又推高了劳动工资的成本。今年磁性行业一线员工工资已经涨到4000元/月,三年来将近翻了一番,即使是一个50多岁的大码,月薪也在3000元以上,这种高昂的用工成本,是我们这个已经是刀片式利润行业的不看之重。

5、企二代面临青黄不接

当然,这个青黄不接不是人的问题,而是思想和观念的问题。磁性材料在中国大面积生产,是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,至今已有30多年,通过不断地裂变、引进、融合、发展,形成当下庞大的规模。当年年富力强孜孜奋斗的创业者,至今已至迟暮之年,好汉难言当年勇,心力、精力,思想观念都落后于形势。即使这样,我们的后继者、企二代成功接替的不多,许多企业任然由老一代来支撑局面,打理和经营企业,造成这种状况的有二种心态,一是不放心,另一种是不愿意。许多企业主,对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积攒起来的企业是很有感情的,他们总认为具有较高教育背景的后代,吃不了苦,受不了罪,不烦放心把企业交给他们;还有不少企二代不愿意承袭企业,对办企业不感兴趣,或者认为太辛苦,喜欢从事投机取巧、急功近利的事业,比如说,去从事金融投资和房地产、电子商务等虚拟经济。从浙江的磁性行业来看,大致有1/3的企业处于新老交接的转型时期,企二代交接好不好,顺利不顺利,这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十分重要,这是个严峻的问题。

四、当下浙江磁性产业面临的主任务

通过为我们对目前形势的分析,以及我们在调研中发现的困惑和问题,就当当下来讲浙江磁性产业面临以下任务;

1、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

转型升级那是宏观面上的经济转型,而具体到微观,具体到企业,我们应该怎么转,从哪转,转到哪?我们认为,转型升级的内涵是十分丰富的,光讲产品是偏面的。转型升级是一个体系,包括思想、管理、生产、营销、产品等等,而其中,思想是想保证,管理是手段,生产是过程,产品是目的,营销是收益。浙江是制造业大省,磁性材料是浙江制造业的特色产业,也是浙江省42个状块产业示范区之一。产业转型从我们民营企业角度看,也要重视产量和品牌意识;二是营销方式的转型,即不仅重生产,而且生产前生产后的服务;三是管理体制的转型,破处家长制,家族制,引入现代企业体制,培养、引进、造就职业经理人;四是思想观念的转型,破处陈风陋习,引入科学管理,科技进步理念。这就是我们所提倡和推崇的管理“微笑曲线”,原来我们侧重于曲线的低端,生产和制造,现在要向两端延伸,一端是研发、创新、设计,一端是销售、品牌、服务。

即使在“微笑曲线”的最低端,生产工艺和制造,也要加强生产设备、工艺、流程、技术的创新。

虽然,我们能够生产国外先进国家同类的磁性材料产品,但是,我们在成品率、质量、一致性、多样性等方面仍有很大差距,我们磁瓦的成品率最高只能在80%左右,而日本、韩国最低也达到95%以上,这就是我们在制造业质量上的差距,一致性的差距。所以说,产业的调查和转型升级不是单向的,而是整体的。

2、加快机器换人,推进磁性材料生产自动化和信息化两相融合

磁性材料是劳动密集型和粗加工型行业,用工大、劳动强度打、生产环境较差是行业的主要特点,就永磁铁氧体来说,每生产1吨磁钢用工为0.03人,每吨磁钢销售价平均为6000元/吨,其中人工成本就要1500元左右,其他成本月3500元左右,除掉税收等其他开支,利润十分有限。有位企业家说,如果我不能在10年内让员工月薪涨到1万元/月,我这个企业就面临关门。这个预言我觉得一点也不夸张。我们想想10年以前的用工工资到现在,翻了几倍?昨天,我们在微信的朋友圈看到一条信息,预计明年发生10件大事。其中有一件,就是大量农民出现返乡潮。因为农村的土地开始进入市场,抵押、交易农民自己说了算,农民在家也能安逸的生活,谁还出来打工?用工紧会愈加严重,形势迫使我们加快机器换人。磁性材料生产过程还是一个比较粗放、简陋的工艺过程,一直以来是简易的机器设备、传统的方式生产了几十年,没有大的改进。就永磁铁氧体来说,从配方、磨料、二次磨料、压制、烧结、打磨、抛光、电镀。这就是最长的工序了,也不过10来个。其中技术含量最高的,不过是配方和烧结了。要在这些工序里面,实现从机械化想自化与信息化的“两化”融合,这个任务时艰巨的,前年们与东阳市政在东阳强力推荐煤窑炉改造,拆掉116个烟囱,解决了烟气问题,提升了烧结工艺。去年,我们又着手压制成型工艺的自动化改造,已经大面积推开。同时,我们还尝试在检验、烧成、磨料等工序进行“两化”探索,也出了新的样机,有了新的思路。子啊生产工艺环节的转型升级,其终极目标,就是要实现产品生产过程所有工序的自动化与信息化的集成,形成完美的“两化”体系。我们记得2008年协会一行老总去台湾考察时,参观台湾工研院一个电子元器件生产工厂。整个工厂只有2-3个技术员,全部都是机械手作业,只要点击鼠标就能控制作业,真让人打开眼界,搞到十分钦慕。

3、加大科技创新,加强知识产权保护

科技这个词是科学技术的简称。原来在长期以来是独立表达的,科学是智慧的头脑,技术是灵巧的双手,智慧的头脑与灵巧的双手相结合,就是现在所说的科技或者更时尚的说法高科技。磁性材料是个泊来的产业,许多专利都掌控在别人手里,我们企业的模仿能力很强,举世公认。模仿使我们少走弯路,实现快速赶速。但也给我们带来了思维惰性、拿来主义和急功近利,养成了浮躁、浅薄的市侩心里。由于缺乏知识产权的有效法律保护,挫伤和削弱了企业自主开发研究的热情,科技创新往往停留在跟踪和破解人家的发明专利上。不管我们现在在生产的哪一种磁材,拥有自己的发明专利着实不多。去年,国家知识产权局启动产业专利导航项目,在全国筛选了5家行业协会,10个工业园区,20家企业进行项目试点,我们协会成为5家协会之一。这个专利在5家协会会牵头,组织企业建立专利联盟,实现国内外专利检索查新平台,引导企业的科技创新咱径,从法律上规避国外专利垄断和制裁,现在,这个联盟正在筹建中。

4、从创业家转型,加强企业家的培养

严格的说,我们的企业大多是创业家,上升到企业家的不多。还有一些企业家继承父业,连创业家的经历都没有,磁性材料发展了二,三十年,企业也成长了二、三十年,我们考“四千”精神创下了企业。如果说创业靠勤奋、靠机遇,那么办好企业就要靠智慧、靠管理。这是创业家与企业家的区别。企业家要具备两种素质:一是菩萨般的心肠,二是霹雳的手段。菩萨般的心肠是要怀有一颗善良、真诚、慈爱的心,有一种包容理解的大气和胸怀。霹雳的手段,就是要断时大刀阔斧、果决的作风。企业家不能什么都很清楚,应该是个比较模糊,抓住主流而不是支流,抓大局而不是抓具体的人。具体的事,要下属去做,让下属有直接的工作空间,我们说,子弹射的再远,也是无法在射程以外穿透一张薄纸。要调动每个层级管理者的积极性、创业性,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手的延伸。企业做大了,做强了,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更忙碌了,要有种“懒蚂蚁”理论

我们在走访许多企业时,确实体会带这些老总的困惑和忧虑,不知道现在情势下企业该怎么搞,企业的班该怎么交。也有不少企二代接了班以后,任然依赖前辈,自己却一脸茫然。有句话说,如果你有一把好枪,就要努力成为一名猎手;如果你是一名好猎手,就要努力获得一把好枪。这两个互补条件,都离不开“努力”这两个字。我们在走访的时候,总是劝导老总们不要太拮据,尽可能把接班人推到各种场合锻炼,到培训机构去学习,到大专院校深造,通过积累,历练提升自己,培养成为有思想、有能力、有素质、有抱负、有现代管理理念的企业家。(浙江省磁协会秘书长谈浒明)